不用网络的单机斗地主

一眼看到红色痕迹,潋玄皱了下眉:“你身体不行,怎麽不开口说?”他放出神识,努力寻找。这一次却完全不见潋玄痕迹,附近每一处他都找过,一点迹象都没。他做了个梦,梦里他飞升进了仙界,到了北方。在看到钓鱼的那个人时,他大声喊:“涟儿1

“景焰,景焰1潋玄的声音把他从偷窥中唤醒,景焰连忙回神:“啊?”潋玄在床上一动不动,似乎睡得很好。可是他知道不可能。且不论他到底有没有那个资格,就是潋玄,也不愿再看到他。他的潋玄,真的恨他至极了。

景焰挥手,暗将少年头上的雨遮住,柔声道:“抱歉,我认错了人……撞坏你的门,对不起。”潋玄一扬手,把他手铐去了,内视景焰身体,想帮他把子弹取出来。

身为练器新一代人才,裴澈很清楚那金属产自何地,更清楚那里有多危险,环境有多可怕。便是罗天上仙也不敢轻易进入的地方,一个小小金仙,怕是连压力都很难扛过吧?景焰大喜,一抹嘴,强行把血逼回去,专心为潋玄准备第二碗:“你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这些菜都还算比较清淡,多吃一点,没关系的。”2我不知道你在说什麽。

他猛地跳起来,发现自己在一间……宾馆里,身边躺著潋玄,外面天还是半暗的,却是晚上。第一次写这麽圣母的家夥。。大概是第一次。。连感情都这麽圣母啊,囧过。。努力控制几乎要窜出身体的玄火,景焰怕那热度也会引起潋玄的难受,便让火在体内焚烧。体内诸般脏器被烧了个遍,那颗心上送出无数鲜血,叫嚣著冲出他口腔。

不管他怎麽说,少年依然半个动作皆无。景焰感觉到严重的“被排斥”。他心下烦躁,不觉走近几步,手伸出去,离少年还有一尺多远,就见少年脸上露出痛楚之色,往後缩了缩。景焰一震,连忙收手。“别犯傻,你知道这麽做的结果是什麽吗?”潋玄板起脸来,这阵子景焰对他百依百顺,应该还能说服他吧。他是好学生,白天准时上课。反正学校这一圈都有他下的屏障,景焰身上也有印记,若景焰想偷偷离开,潋玄会第一时间发现。他实在有些拿景焰没办法,也只好先这麽放著。

他这一想,连体内真气都要行岔,几乎是要走火入魔的架势。景焰又生生压下,不想再惹潋玄不耐。只是心头无时无刻不是那几句话,使得他全然无法平静。便熄灯之後,也苦苦压制著。知道潋玄爱洁,就算难受之极,也不敢让一口血再吐出来。就连这忽然能视能言,也有一部分原因是想遣开自己吧。只要他能好好生活,自己就没有任何理由在他身边,不是吗?景焰早知他不会接受,但现在这情形,其实也由不得潋玄。

他并不需要进食,伤势也恢复得很快,毕竟是仙人的身体,即使失了仙力,也不至於真的成了凡人。甚至他还找到了些当年在人间时习武的内力,勉强运用,也能算是半个高手。夫妻都不是有什麽知识的,也就信了。何况少年很少写字,他向来知道他的父母是不会给他什麽的,而他本来也不打算去要。

景焰此刻方才明白,他之所以能撑过开始的四百多年,飞升到天上,是因为涟儿看他的时候,眼中满是温柔;而後五百年,虽然有潋玄那句“再不纠缠”的话,但他也可以时常回忆对方看他的样子,那藏在眉眼间,似乎藏得很深,却显露无疑的爱意。看著看著,转去的一个台在放电视剧,其中一个角色也是盲人,母亲便买来盲文的课本,一点点教孩子怎麽去摸去识别。能多看潋玄几眼,尤其是还能就近参与他的生活,该是多麽美好的事情。

景焰微觉奇怪,随即想到这少年大概没和外人接触过,对外人害怕一些,却也是可以理解的。──景焰这家夥现在没了仙力,身上的火毒还没去干净,怎麽不在家里好好待著?他那莽撞性格,又不熟悉这时代,贸然出去,不知会出什麽事情。那样魂飞魄散,岂是容易的事情?要怎样的痛苦,怎麽被辜负,才能走到那一步?

不用网络的单机斗地主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