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要闻 ->正文

梦见渔网捕鱼

秦翠雪点点头,道:“我也觉得天上不可能无缘无故地掉馅饼,段钢林那小子,让咱们这些女职工当班长当工段长,肯定有什么条件。”站在段钢林身边的大屁股悠悠地道:“兄弟,姐真不知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旋律响起,三位姑娘的眼睛里,竟然一齐涌动着两行清泪。不得不说,面对着此情此景,倾听着邓丽君这首歌熟悉的旋律,三位歌喉不错的姑娘竟然真的唱出了丝丝哀愁。

等到小常把厨房里收拾完毕,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却又一阵茫然。李少涵一听,重重地拍了一下段钢林的肩膀,大赞:“好,很好,没准唱来唱去就唱到一块去了。”老麻没有说话,只是把目光转向了刘天兵身边的段钢林。

已经把耳朵贴近到段钢林手机旁边的林家彬,把吕子明的联系方式完整无缺地记了下来,输入了手机里。尽管段钢林有多年来与美女打成一片的浓厚经验,但他依然有些底气不足,在走向凯瑟琳小姐的这段只有十几米的路,他用尽自己最大的毅力,在脸上保持了一份谦和的微笑。沈玉芬和赵蓉芳同时赞成林家彬的建议,道:“小段啊,你就让我们一饱耳福吧。”

然而,林家彬却摇了摇头,道:“我为什么要拒绝呢?你已经不小了,已经是个大学生了,应该有自己的思考问题的方式,我相信你有自己的眼光,而且,段钢林也的确是一个优秀的家伙,有头脑,有学识,相貌堂堂,人品也不错,为人处事能力也超强,我很看好他。”刚才还是热火朝天的猜拳声,随着段钢林的出现,立即停止了。“段钢林,你把房安宁重新调回来,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问题是,当初把他调到热轧公司的时候,是我的安排,而你一来,就把他调回来了,这等于给了我一巴掌,你明白么?”

就在段钢林疑惑万分的时候,凯瑟琳小姐已经拿出了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用南非语言说了一通便挂了电话。于是,段钢林拉着林小雨,朝着山顶快步而去。

“震刚,听到了吧,同学们都盼着你重返校园呢。”段钢林微笑着看着李震刚和他的同学们,缓缓地道:“所以,你必须配合好医院……”一瓶酒的量,对于段钢林来讲,压根是毛毛雨,他的头脑依然很清醒,而沈玉芬和赵蓉芳则倒下了。随即,两个女孩子将董书玲的手机关机,装进了皮包里,迅速换好衣服,兴高采烈地离开了班组,放心地下班去也。而她们前脚刚刚离开班组,董书玲后脚便回来了。

“呃,有这么严重?”刘达明有眼睛里闪动着不可思议,心里在却在嘀咕着:你段钢林哪里会有那么好心,李爽当上二车间主任,他干得好与差,关你鸟事?你这分明是故弄玄虚!我刘达明好歹也在红光集团混了这么多年,难道还不知道其中的玄机么?“啊,你的叔父?”段钢林震惊了。刘达明气得胡子向上翘,脸上肌肉一阵抽搐:“狗屁!上医院,哎哟,疼……”

“小段,你倒是为我想想办法。”蒋明哲道。只是,沈玉芬在漫长的岁月长河里,已经培养了一种对任何事情都很淡然的常态,对于金钱,她自然不缺,她的老公林家彬现任红光集团董事长,她自然不会缺钱,对于权力,那更不用提了,这同样源于她的老公!钱与权,注定了沈玉芬的人生将会与普通的职工们有着绝然不同的轨迹与高度。

大胡子和他的弟兄们一见段钢林这边来了帮手,赶紧退到了门口。之所以拨打赵蓉芳的电话,段钢林有自己的考虑:俺老段和林小雨聊天,不能就这么简单完事,必须要让林家彬和沈玉芬知道,让他们知道俺老段即使是在病中,也要辅导他们的女儿,如果林小雨将来真的考上了北大或者是清华,那么,俺老段便立了大功,林家彬和沈玉芬难道还会亏待俺老段么?可是,段钢林不能直接给林家彬打电话,因为这个事儿给林总去个电话,也太小题大做了,也许会让林家彬感到俺老段别有企图!至于沈玉芬那儿,就更不能打电话了,毕竟,俺老段已经和这位红光集团的“第一夫人”有了一次永生难忘的“青柳山之约”,坚决不能让林家彬和其他的任何人有任何的感知!而赵蓉芳这位同样貌美的女人,便成了俺老段与林家彬夫妇联结的最佳桥梁!段钢林一听,心里升起一阵伤感。

就在段钢林说出刚才那一番话时,考场外的所有的考生、家长和老师们,同时将目光转向了段钢林。段钢林点了点头,这才放下心来。段钢林身体协调性极好,虽说脚下不稳,但很快向旁边的草地上一跃,稳稳地站住了,并没有把赵蓉芳放下来,而是继续向着山下而去,赵蓉芳的一颗芳心这才得以平息,但段钢林的双手却不偏不倚地紧紧地抓住了赵蓉芳的臀部,羞得赵蓉芳满脸通红,脸红心跳,真想从段钢林的后背上跳下来,可她刚要动弹,她的思维却又阻止了自己的行动。段钢林也感觉到了自己的手摸向了赵蓉芳的圆滚滚的屁股,甚至,他的手指在不经意间滑向了赵蓉芳的股沟部位。不过,段钢林并没有多说什么,立即把手伸向了赵蓉芳的膝关节部位,没有停歇,继续下山。

下一篇文章:朱迅曾靠刷厕所维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