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商整人脑筋急转弯

李浩走出了柜台,“在这里,在这里。”然后走上去,去看看到底是什么货,“冷少,好像是咖啡豆到了,你朋友真的是好速度埃”“XXXXX。”“XXXX。”“XXXXXX。”所有汉语的经典国骂,充斥着整间办公室,林七月已经不忍心听下去了。黄舒兰和方月心向所有人充分地展示了,汉语的博大精深,让人佩服不已。至于冷容若,虽然知道自己今天要放这部电影,有了心理准备,而且现在回归秦家,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也算是找到了亲人,比起当年孤苦伶仃时是好了许多。可是再看这部电影,冷容若的眼眶依旧微微泛红。回到了秦家,关于母亲的话题,除了上次方童提到过一句之外,就没有再听过了。而每次看这部电影,冷容若还是会想起蓉姨,想起“阳光”里的那群孩子,心里还是有些难受。虽然眼眶只是微红,看不太出来,但冷容若的心还是动摇了。

冷容若点了点头,他知道,顾韵寒一直对公益活动就很热心,那是出自心底的热忱,看得出来,顾韵寒没有骄纵的大小姐脾气,身上淡雅的知性气质让人感觉很舒服。冷容若打量了一下在场所有的家长和孩子,横扫了一圈,有些心虚的人居然不敢对视,把头低了下来,“幼儿园,本就是由家长和孩子组成的,要决定我的去留,我想,在场所有的人都有权利。”冷容若顿了顿,“在我看来,秦怀书大哥似乎很希望我辞职,那我们不妨现在才做一个投票,希望我辞职的人,站到右边,支持我留下的人,站到左边,这样不是一目了然?”

顾韵寒莞尔一笑,“小时候一直想长大,长大后却又羡慕孩子,人总是矛盾的。不过我们既然已经长大了,注定是回不到过去了。还好,有这群小天使们,让我们记得,我们心里总是有一块回忆属于童年的。”顾韵寒说完,转头看着冷容若的侧脸,发现即使是冷容若,今天他的脸也显得多了些柔和,只是不知道是因为这太过灿烂的阳光,还是因为他心里的童心也因为眼前这片笑脸而在呼喊。今天第一更,第二更稍后奉上。

回忆总是美好的,虽然不知道未来会是如何,但目前,两人依然是朋友,还可以算是同事,这就是一件好事了。林七月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小洋装,虽然身材一般,但还是很可爱。一头柔顺的黑发,在脑袋后面简单地扎了一个马尾,前面还有一些零散的碎发低垂下来。离得有一些距离,而且这里光线并不是很好,林七月的五官,冷容若看得并不是很清楚。可是依旧可以看出来,她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生,虽然说不上惊艳,但依旧是一个清秀佳人。紧紧咬着的下唇,可以看出她很生气,可是她却没有反抗。冷容若不禁有一些好奇,既然生气了,为什么不反驳,这不是他的性格,所以他无法理解。“也许,爱情就是这样吧,又爱又恨,复杂的滋味。”冷容若只能这样想了。

看来虽然冷容若没有在秦氏坐班,但秦怀书和秦少扬两个人都没有一点放松,秦少扬计划这几天的捣乱看来有一阵子了,最近自己幼儿园的工作终于取得了一些实质性的突破,取得了家长们第一步的信任,秦少扬就立刻给自己找乱子,时机挑得真好。

对于秦怀书的回答,冷容若也不急,嘴角勾出一个弧度,“是啊,来日方长。”

“不需要,我已经有基本的想法了,你试穿几套就可以了。”方正楷快速地回答道,接着就又拐回了之前的问题,“你和韵寒在今天之前就认识了吗?你们关系好像不正常哦。”

冷容若不知道,秦怀书是否知道自己和孤儿院的联系。如果秦怀书不知道,那么秦怀书这样做就是为了让冷容若清楚,冷容若和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给冷容若一个警告。如果秦怀书知道,那么他这样做,就是在把冷容若留下的借口消灭掉,给冷容若一个离开秦家的动力。

这是第一次,林七月第一次真正地看到冷容若卸下他的保护壳。一直以来,冷容若就像一个无坚不摧的冰山,冷酷、坚强、睿智、无懈可击,即使偶尔的犹豫,也被深深地隐藏在那座冰山下,让人无法发觉。上周五晚上的意外见面也好,今天夏家门口的挫败也好,林七月都只是看到冷容若稍微不一样的样子罢了,可实际上,冷容若依旧是冷容若,那个用冰山武装自己的男子。冷容若转过身,看着兴奋的冈萨雷斯,还有一脸问号的唐落言,简单地介绍到,“冈萨雷斯,西班牙人。唐落言,我的好朋友。”冷容若话音还没有落,就看到了站在冈萨雷斯身后的另一个身影,眼底闪过一丝惊讶。

“这事就包在我身上。”易骁柏拍了拍胸口,疼得龇牙咧嘴,不过依旧是一脸自信的样子。冷容若抬头看了看易骁柏,忽然想起了两个初次见面时那个大阵仗。认识了这么久,冷容若一直不清楚易骁柏的背景,一来是因为易骁柏没有主动提起,冷容若也就觉得没有追问的必要;二来在冷容若看来,他结交的是易骁柏这个人,和他身后的背景没有任何关系,就像方正楷和唐风也是一样,唐落言、顾韵寒和林七月也都是如此,所以才一直没有问过。冷容若先到达了餐厅,秦战则暂时离开了,不知道是去厨房还是去房间换衣服了。看着那张巨型的长桌,每一个位置之间的间隔是如此之长,让人和人之间的距离想拉近都变得困难。不过对于冷容若来说,却是感觉更加舒服——最起码不用和秦战离得太近了。